邮箱登陆供应商信息平台 | 爱淘苗| 业务热线:400-067-3666

        生态创建开启园林绿化建设新时代 园林莞军期待 “二次腾飞”

        来源:南方日报 日期:2015年12月3日 16:42

              东莞市沙田镇穗丰年水道,游人嬉戏,岸边的绿草茵茵,鹅卵石铺设的小道蜿蜒曲折,临水架设的木栈道迤逦向前,与沿岸高大的水杉、低矮的红树林交错相映。在这座以“疍家文化”而闻名的东莞小镇,近来频繁慕名造访的外地游客,大抵不会想到,一年前的穗丰年水道却是河道淤塞、污水横流的景象。

              作为东莞市重点打造的10个水乡特色发展示范片区之一,穗丰年水道疍家文化体验园由岭南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岭南园林”)领衔打造,仅短短一年时间,便实现了生态绿变的华丽“转身”。

        穗丰年水道建设的高速推进,正是东莞近些年来主动探索绿色发展转型的生动缩影。从2012年开始,东莞先后启动国家森林城市、国家生态市、国家水生态文明城市、以及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市等“四大创建”工作。规划达1260亿元的创建总投入,不仅引领着“世界工厂”加速向建设美丽东莞、实现绿色崛起的转型蜕变,更为东莞园林绿化行业的纵深发展提供了众多广阔的产业发展平台。

        面对生态创建所开启的行业发展新机遇,包括岭南园林在内的部分东莞园林绿化标杆企业,已开始在传统园林绿化工程建设及养护的基础上,向生态污染治理的关联领域扩张,试图通过打造大生态闭环实现“二次腾飞”。

        多名国内行业权威专家认为,东莞各级政府应以生态创建为契机,进一步完善工程招投标的方式设置,强化监管,为园林莞军实现“二次腾飞”创造更为公平健康的发展环境,实现生态绿变与产业抱负的比翼齐飞。

        生态再造迎“鱼米之乡”回归

              在大多数人的传统认识中,有着“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是制造业强市,吸引人们向往的往往是物美价优的制造产品。然而,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国庆长假,东莞水乡的穗丰年水道及华阳湖等区域,却成为广深等周边城市家庭度假共同的新选择,吸引他们心之所向的,便是当地大力进行生态创建后所呈现的“鱼米之乡”景观回归。

        以穗丰年水道疍家文化体验园为例,该项目通过挖掘疍家文化,以淳朴、自然、生态为定位,打造成全长14公里融生态保育、文化展示体验及体育休闲于一体的综合性滨河疍家文化体验园,自北向南分为城韵段、乡野段和水道一期、临海段等。

        国庆长假期间,穗丰年水道两旁种植的无瓣海桑、桐花、草海桐、秋茄、拉光木等红树林植物,莞草、马蹄、菱角、慈姑等特色植物,以及假萍婆、黄槿、火炬树等耐盐碱植物,各种植物有机连成一片,形成“海上森林”的优美水乡景观,吸引着众多慕名而来的观光家庭驻足摄影留念。

        杨明是一名来自广州的城市白领,趁着国庆假期,他带着父母来到东莞,沿着穗丰年水道两岸的景观路骑行一圈后,杨明感叹道:“没来到东莞之前,以为处处是冒着黑烟的污染,实地来到才发现这里绿色原来是那么多,十分适合家庭休闲出游”。

        杨明等观光者的认可,让有份参与穗丰年水道规划建设的岭南园林工作人员颇为自豪。据工作人员介绍,穗丰年水道片区景观工程设计已荣获2014年全国人居经典建筑规划设计方案竞赛环境金奖。按照规划,穗丰年水道工程还设计了“祭海潮歌”、“载月渔归”、“咸歌觅贝”、“江舟唱晚”、“咸田水韵”、“疍艇花海”、“芳草水寮”等景观,将再现疍家先民出海捕鱼、登舟上岸、拍围筑田、咸水耕种、疍歌传情的历史风俗。

        通过综合整治,穗丰年水道疍家文化体验园将成为一块独具特色的生态湿地,沙田这块东莞最年轻的陆地,将重现“曲水芦苇荡,鸟憩红树林,江舟渔歌韵,人鸟乐游悠”的美景。

        针对上述生态布局,东莞市城建规划设计院交通室主任邱小勇表示,东莞拥有丰富的山水自然资源,但过去大规模建城、修路,消耗了全市土地面积的一半,以消耗土地换发展增速的模式不可持续。2014年底,东莞市召开10年来最高规格城镇化工作会议,确立建设“国际制造名城、现代生态都市”的城市定位。从举世闻名的“制造之城”,到现代生态都市,定位的转变折射出的是一个城市发展道路的升级,那就是走生态化、绿色化的发展道路。

        在具体行动上,近年来,伴随着中央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号角,东莞围绕“治水、治气、减排、增绿”的八字方针,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着力打造绿色低碳城市,以创建国家生态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水生态文明城市、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市为重要抓手,积极探索提升城市生态品质。目前,各项创建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按照创建规划,东莞将于2015年接受国家森林城市的验收、2016年接受国家水生态文明城市的验收、2017年接受国家生态市的验收、2017年接受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市的验收。

              千亿投入引领城市生态逆袭赶超

        “正在全力推荐的生态创建工作,蕴含着巨大的产业转型及发展机遇,东莞政府应该乘势而上,推动当地园林绿化产业的大发展。” 广东省园林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彭承宜长期往返于全省各地从事城市园林绿化建设研究,也一路见证着东莞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事业的发展历程。

        在他看来,东莞早期的城市园林绿化建设处于粗放式发展状态,城市园林建设明显要晚于工业化建设快速崛起的步伐,城市建设历史欠账较多。尽管过去十多年,依靠“五年见新城”等城市建设战略规划的实施,东莞主城区的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但在更为广泛的镇街居民区、特别是工业区,城市绿化建设仍有不少提升空间。

        按照初步规划,未来数年,东莞市将投入1260亿元推进“四大创建”工程,其中创建国家生态市380亿元、国家森林城市65亿元、国家水生态文明城市180亿元、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市630亿元。

        彭承宜认为,这千亿级别的大手笔投入,将为东莞城市生态绿化建设迎头赶上创造绝佳契机。他以临近的广州、深圳两市举例说,这两座城市都是抓住承办亚运会和大运会的契机来实现城市生态绿化建设的跨越式发展。以此类比,东莞正在实施的“四大创建”工作蕴含着重大发展机遇,如运用得当,将为城市的生态名片带来质的飞跃。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刘秀晨曾以专家身份参与东莞创建国家园林城市工作,还以国务院参事室生态组参事的身份来过虎门、长安、大朗等镇进行调研。让他感到难能可贵的是,东莞的镇街虽然城镇化程度高、高楼很密,但绿化率也保持了较高的水平,且城市行道绿地预留足了空间,以至后续的规划与建设大有可为。

           “东莞早期创建园林城市等工作成效显著,如今还以创建森林城市、国家生态市等为载体,不惜大手笔投入,势必将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奠定良好的生态基础。”刘秀晨形象地说,东莞在“混凝土建设”与“城市绿化建设”的博弈中,后者占了上风。在新型城镇化建设大格局下,东莞制造业向高端发展、东莞宜居环境的进一步改善,应该比翼双飞,成为珠三角大发展新里程碑中的转型亮点。

        跨界融合为行业崛起注入新动力

        那么,面对上千亿级别的大手笔生态创建投入,东莞的城市绿化建设应该如何把握好这一契机实现逆袭赶超呢?

        对此,彭承宜建议,东莞应该充分发挥好过去多年培养起来的园林绿化产业优势,以生态创建为契机,带动城市绿化建设向纵深升级发展。

        一方面,东莞可强化对自身历史文化特色的挖掘,将城市生态绿化建设与城市文化底蕴相结合,打造具有东莞烙印的城市绿色名片;另一方面,则应该促进城市绿化建设与生态污染治理的横向结合,鼓励园林绿化企业跨界融合发展。

          事实上,在东莞,眼下已有一些企业在跨界融合上走在前列。作为东一家莞土生土长的生态园林企业,岭南园林在完成对全国的主业布局后,紧随2014年上市步伐,加快技术创新步伐,积极拓展生态、环保等跨界方面的研究,并以高度的责任感再次全面参与东莞生态环境建设。

        谈及这一选择,岭南园林园科院院长刘黾解释称,过去30多年,东莞在铸就经济发展奇迹的同时也欠下不少污染债,现在大举进行生态创建正是还债的时候。污染治理的工程量大,技术难度较高,投入总量也较大,可与之相比,东莞如今的财力不如早些年充裕,地方财政负担较大。而岭南园林作为本土上市企业,拥有技术、管理和资本等诸多优势,结合当前兴起的PPP模式,参与家乡的生态创建,必然能产生最理想的效果。

        “这个非常好!”听说岭南园林要把园林绿化与水污染治理相结合起来发展,刘秀晨直言这是完全正确的方向。刘秀晨解释称,改革开放30多年来,包括东莞在内的全国各城市园林绿化建设都已取得长足进步,也带动了数以万计的园林绿化企业成长起来,可单纯的城市园林绿化工程增长是有限的,按照国外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园林绿化行业到了一定阶段将面临二次创业的过程。从北京、上海等先进城市的发展经验来看,将园林绿化建设与污染治理结合起来共同发展,是众多城市的共同选择。

        他认为,随着东莞把“建造国际制造名城、现代生态都市”作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城市发展定位,东莞的园林绿化行业正面对着历史重要节点机遇。东莞可以在政府指导下,以岭南园林为试点尝试跨界融合,逐步总结经验,并在试点中向全市铺开,在做好生态创建的同时,带动产业提升,促进东莞园林莞军的“二次腾飞”。

            【焦点会客厅】

            低价中标伤了谁?

            莫让劣币驱逐了良币

        过去多年,在东莞园林绿化行业发展过程中,低价中标的中标方式被滥用,成为众多行业企业诟病的焦点所在。随着东莞“四大创建”工程千亿级投入的不断铺开,低价中标方式使用泛滥能否得到改善?园林绿化行业的转型升级又有哪些亟待解决?围绕这些焦点问题,南方日报近期采访来自行业相关各领域的研究者。

               南方日报:如何看到低价中标在园林绿化建设工程中普遍应用所产生的影响?

         彭承宜(广东省园林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低价中标也有利弊两面,对于发包方来说,有利于节省投资,保证投资效益,对于承包方来说有利于提升管理水平,提高生产效率。但是由于我国园林绿化市场存在集中度不高、项目资源有限的特点,竞标者为了承揽项目,恶意压低标价,甚至低于成本。在获标后的建造过程中,为保证利润,又想方设法偷工减料或提出工程变更,致使出现低价低质或最终费用反而提高的情况。这样不仅容易诱导恶性竞争,也会压缩资质等级较高的园林企业生长空间。

        游从正(东莞市园林行业协会秘书长):目前东莞园林绿化产业中小企业众多,尤其二、三级企业占比大,一级企业处于少数,呈现“大行业,小公司”的竞争态势。这一现实导致产品同质性明显,在园林工程领域表现尤为突出。以上综合因素使客户在项目招标时选择余地较大,作为承包方的园林企业议价能力不强,只能通过低价中标等压缩利润空间的方式获取项目。

        特别是过去几年,东莞城市建设脚步相对放缓,园林建设及管养工程量大大减少。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一些小型企业为获得工程,甚至开出低于成本的价格,给工程质量带来诸多隐患。例如,麻涌一个园林管养工程被低价拿下,工程虽然已经完成,但由于后来排水系统不过关,一下大雨树就被淹死,这个工程一直得不到验收,最后只有重新改造。

        低价中标的另一个问题是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这个问题的直接后果是,近年来东莞市政府投资的园林绿化工程鲜有获奖工程,毕竟一分钱一分货,很多一级企业和二级企业一听到搞低价中标就弃权不参与,中标的三级企业在低价的情况下往往无法交付合格的工程,更别提成为获奖工程。低价竞标导致一级和二级园林企业没办法在东莞生存,唯有转战东莞市外,这是不正常的现象。

        刘秀晨(国务院参事、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目前,部分园林行业在市场中广泛出现低价中标的中标方式,不仅大打价格战,还出现了某些工程低价围标的现象。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地都时有发生,应该引起东莞政府部门的警惕。

        低价中标后果是不好的,政府应该审视引导,避免导致恶性竞争,应该维护城市绿化工程的合理价格,在市场的发展的基础上,进行监管和引导。

        南方日报:如何才能避免或减少最低价中标对于园林绿化行业发展的危害?

        彭承宜:低价中标并不是完全不可取,而是要遏制恶意压低标价的行为。首先行业要自律,今后园林绿化行业的资质评定可能将直接放开,为加强行业约束力,目前中央正在建设全国性的行业诚信平台。届时,包括东莞在内的各地政府可以依托该平台提供的企业诚信数据,对相关项目竞标方进行择优参考,并可以制定相应的奖惩机制,加大对一些行业诚信企业竞标支持,减少甚至剥夺一些不诚信企业的中标概率和竞标资格。

        刘黾(岭南园林园科院院长):要解决不合理低价竞标的情况,可以参照广州和重庆的园林绿化管养体系,即用评分量化园林企业,并进行排名,排名靠前的企业可以获得更多地抽签机会,企业排名会根据不同阶段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例如把企业分为ABC三等,A等企业可获得率先抽签3次的机会,B等可获得抽签2次的机会,而C等只有1次甚至没有。这样可以鼓励高质量企业参与投标,促进合理低价。

        游从正(东莞市园林行业协会秘书长):政府部门作为发包方,应明确工程的特点和性质、了解工程成本的构成,给承包方以合理的利润空间,在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后,确定工程低价中标的适用范围。

        随着东莞“四大创建”工程的深入,园林绿化建设与污染治理的结合将更为紧密,这对园林绿化企业的要求更高,也将衍生出PPP的全新合作模式。针对这一现实,东莞可选取岭南园林等部分标杆企业为试点,适当在政策制定上对这些试点企业有所倾斜,鼓励他们在尽量减少支出的同时,创造出一批集生态治理与城市绿化于一体的精品样本工程,从而促进整个城市的绿色升级蜕变。

            记者手记

        制度创新应成为二次腾飞的成功基石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首个园林绿化工程向市场化开放竞标至今,东莞目前已拥有涉及园林绿化经营范围的企业共有6100多家。以岭南园林为代表的行业标杆企业从东莞出发,依靠自身在产品及服务创新上的积累与优势,已经成功走向全国乃至全球,用一个个屡获金奖的样板工程,向世界展示了园林莞军的实力与品牌。

        在这期间,包括东莞“五年见新城”、珠三角“九年大跨越”等规划战略的实施,为众多东莞园林绿化企业的落地成长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养分保障,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有的一些政策已经不能适应园林绿化行业发展、特别是生态创建时代的发展所需:最低价中标方式的滥用、行业竞争陷入价格战、工程项目质量缺乏有效监管、园林养护单价长期过低等问题,开始成为阻碍园林莞军二次腾飞的束缚。

        好在东莞的决策者们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按照东莞市城市综合管理局的说法,接下来,城管部门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市场化、监理制”的管理模式,通过加强对市场化管养和监理企业的监督,严格落实考核制度,提高全市园林绿化的管养标准;与此同时,东莞将参照兄弟城市的做法,按照“宽进严管”的行政审批改革要求,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属地城管分局和市园林绿化行业协会,逐步建立和完善园林绿化企业诚信体系,促进园林行业的良性发展。针对最低价中标方式的泛滥,该局还明确表态将开展园林工程中标方式的相关调研,并与相关职能部门进一步沟通,结合诚信体系建设,逐步完善园林工程中标方式。

        作为城市园林建设市场化制度创新的受益者,园林莞军的二度腾飞很大程度依赖于制度本身的进一步完善与变革,东莞根据时代主旋律的变化主动进行制度创新,是广大园林绿化企业之福,也是广大东莞公众之福。可需要注意的是,最好的制度最终需要依靠强有力的落地执行。在这一点上才是考验地方政府改革勇气的关键所在。

        以最低价中标为例,早在数年之前,东莞便曾发出呼吁不鼓励园林绿化建设工程项目过度采用最低价中标的中标方式,可在实践中,负责项目招投标的人员最终往往会选择最低出价者中标。在这背后,不排除与一些官员担心财政资金参与后出现问题而被问责,抱着“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懒政心理有关。而这恰恰是制度创新的阿喀琉斯之踵。

        任何的制度创新都需要人去执行。在创新驱动已然箭在弦上之时,东莞在致力于制度创新之余,同样不可忽略对于前述官员的固有落后思维方式的革新,唯有如此,制度创新才能真正成为园林莞军二次腾飞的成功基石。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